欧阳世忠《新地带》—号系列
作者:admin 日期:2020-06-23 00:56 点击:

  “阜平·中国风景摄影大展”由中国摄影家协会、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中国摄影》杂志社、中国摄影家协会摄影理论委员会、河北省摄影家协会、河北省阜平县人民政府承办。

  大展旨在推动创作者通过影像关照人类自身与环境之间的关系,探索摄影语言在风景主题创作中的多元表达,思考风景摄影在东西方文化脉络中的继承与创新,推出一批以风景摄影为创作方向的中国优秀摄影师。

  日前结果公布,组委会聘请了朱其、刘铮、庄辉、孙慨、杨越峦、袁园、颜长江7位艺术家、批评家组成评委会。评选出以下10位入展摄影师:方国平 《非常色》、白伟生《被包裹的大地》、辛宏安 《叠山记》、陈见非 《指点家山》、欧阳世忠 《新地带》一号系列、赵宇 《海市蜃楼》、倪黎祥《谜园》、唐凤中《江河之源》、曾翰《宋徽宗的松树》、魏壁《寒池》。

  其中方国平、辛宏安、陈见非、欧阳世忠四位浙江摄影师入选。省摄协公众微信将陆续推送四位摄影师入展作品,敬请期待。

  1992年开始从事绘画、刻字、视觉设计等艺术活动,2007年转向影像媒介创作。2016年创办欧阳影像工作室,通过《新地带》景观的创作实践以反映当代中国现状,并以绘画与摄影两种方式进行综合创作。其作品持续关注当今社会问题,并以单元影像方式,借助丰富变化的景观效果创造了一种超越肉眼所见、陌生而又现实的空间在场感,呈现消化吸收、反刍揣摩,再造摄影之后的影像风格。将熟视无睹的景观抽离现实,形成逼人眼睫的形象存在,并赋予尖锐深刻的无声质疑,蕴含了不言而喻的象征意味。

  曾获得2016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刺点摄影奖”提名;2016年度榜中榜“不一样的风景”;2015年“伯奇杯”中国“十佳创意摄影师”;2013年摄影无忌新锐摄影师展;2014年第六届三影堂摄影展;2013年TOP20中国当代摄影新锐展;2013年侯登科纪实摄影提名奖 ;2010年“金镜头” 新闻摄影自然环保类单幅金奖;2010年第六届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 优秀奖;2019年“行走·观察”艺术现场第二届影像西湖群展;2015中国美院美术馆“城影相间”摄影展;上海西岸文化艺术示范区个展;2017“新地带土豪系列”在日本东京place m 画廊展出;2016年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无界单元影像展;2016年出版《新地带》,由中国摄影出版社,假杂志工作室策划编辑;作品曾被法国解放报等重要媒体报道。

  一号,这里是浙江省温州市龙港市华润路一号,华润电力(温州)有限公司的建设现场。

  一号,是一条道路的开端;同时也预示着这一项目对于当地的重要性:据介绍,这一位于东海边上的工程建成后将极大地缓解浙江电网尤其是浙南地区的用电紧张形势,投产后会有较高的利税收入,在当地具有重要的社会地位。

  这些被劈斩开的山体、各种铺设就位的管道、尚未拆包的机器、各种各样工地围栏……即神秘又宁静,它们通常都被视为一个伟大工程的前戏,虽然自然在它们再也无法保持自然,但它们依然还是会得到这个时代最最自然地歌颂。

  在这之前的山和海已经自然地存在了千万年,在这之后的发电厂很快也会自然地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他们都已是或将是漫长的存在,唯有这个变化的临界点,这个开天辟地般的时刻,很快就会消散在历史的时空中。对我而言,摄影所应关照的就应该是这些相对当下即将不复存在的、谈不上美丽却最容易被人们忽略的一切,虽然我不愿就这些自然风景被人造现实更替做急就而又简单的思考与抒情,但我觉得极有必要留下这些错综复杂的图像,这里有可视的和不可视的,内在的和外露的,真实的和虚幻的……

  这里存有的某些冲突和矛盾,不止属于这里,它属于这个时代的每一寸土地。单调冰冷的物件和景观在沉默不语的照片里枯燥的存在着,或许,它将在另一个时空里找回灵魂。

  风景是艺术史上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从字面上理解,大致包含自然与人文两大部分。风景摄影经历了地形学、新地形学阶段性的发展,已从最初较单一的自然属性过渡为面向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开放的多元的社会属性。而在这样的过渡过程中,人类也因此丰富了解读自然与景观的方式与手法,深化了对于风景摄影的理解。如果说真有什么风景摄影的话,那也就是通过大量实践而获得的定义开放、形式丰富的风景摄影。如果说真有如杜尚所说的“愉悦视网膜”的风景摄影的话,那也只不过是风景摄影中的一种,只注重审美走向,而不注重景观的社会和文化内涵,也正应对了英国学者雷蒙·威廉斯对于“自然”三个层次的解释,风景摄影所面对的自然风光也许可以认为属于第三层次,那就是“物质世界本身,可包括或不包括人类”。

  苏珊·布赖特曾说过:“风景摄影的复杂性,从一开始被当作最直接的艺术类型时就不容低估。”在生态遭受严峻挑战的当代,对于风景的视觉处理,既是一种对于自然的书写,也是一种生态观的表达。对于自然的歌颂,并不是面对无论是壮美的还是清秀的景观视觉上的虚以逶迤,而是一种对于正在缺失、变得支离的自然的怜惜和惊叹。风景并非只是一种被动的存在,也可以是主动的、有立场的。风景,除了自然风景,还有人造的、批判的风景等。风景摄影,不仅仅是讴歌自然、赞美崇高,也可以是控诉、告发、拒绝和批判的。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景观被无节制地开发建设后,后工业社会的风景摄影,早已超越了简单意义上的美的再现,而是跃升到了对于人类前途命运的思考,是切开了表象之下的各种权力、利益和欲望相互扩张和冲突的真实像场。

  风景摄影从“风景”到“社会的风景”,再到“批判的风景”或“危急的风景”,摄影人对于风景的认识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所谓“社会的风景”指的是包括了人及其创造的景物与景观在内的广义的风景概念。“社会的风景”中,通常意义上的单纯的美的自然风景的定义已经显得过于狭隘,或者说过去的单纯意义上的“风景”,已经因了“社会的”这种定语修饰成份而扩大了内涵。对于人的侵略而被破坏的自然风景,摄影家们不是情绪化的加以展现,而是努力排除感情因素,以中性的视线客观地审视自然并加以冷静的展示。“新地形学”的摄影家们以沉着、客观的态度面对自然,排除感情在拍摄时的介入,冷静、理性地刻划自然的形貌,精确记录自然生态、自然与文化冲突的现状,同时也揭露人对自然的破坏与掠夺,提示人与自然的互动关系及其后果,提供反思人对自然态度的机会。然而,越是中性的描写,人类自私所造成的破坏就越是在这种平静描述之下显得触目惊心。反映了人们的品味,价值观,欲望甚至恐惧。风景摄影更随着人们对于世界看法的深入以及人类自身境况的恶化而显示出对话现实的迫切性,同时也带来了表现上新的可能性。而各种风景表现与记录上的创新,反过来又帮助人们开拓了对于风景与景观意义的认识。这是一个现实与艺术相互策动、相互成就、相互超越的过程。

  我的故乡在温州龙港,它位于浙江省的最南端,濒临东海,是长三角经济区和海西经济区的交汇点。三十多年前,因着小商品经济的发轫,这里曾是中国最早富裕起来的地区,而今这片富饶肥沃的滩涂上将崛起一个新城市,并且沿海黄金产业带也将在这里逐步形成。

  这里的人们对曾哺育我们祖祖辈辈的土地充满无限的留恋。昔日潮落而作,潮涨而息的生活一去不复返,土地本身的生态形状一瞬即逝,强烈的情感冲突和丰富的影像画面交相呼应......

  从2008年开始,我一直致力于“新地带”系列的主题创作,主要涉及人类与大自然和人造环境的关系,以及商品消费观念对人类影像的影响。我尝试用不同的景观来探索同一主题,先后有:“一号”“江南垟”“于东海”“土豪”“读风景”等系列。这些作品有着共同的特点,都是呈现出人造建筑与大自然密切关系的中国新风景,都是自然景观让位给人工建筑的消费景观。“一号”系列创作中,我摒弃工人施工的活动场景,把镜头对准这些生产改造过的地方,如:被劈斩开的山体、各种铺设就位的管道、尚未拆包的机器、各种各样工地围栏……从这些混乱无序中找到有序线条和形状组合,这些影像看似晦涩和朴实、乏味,却在对抗中共存。丰富微妙的细节存在着的矛盾和对立,暗藏着问题和玄机,空间矢量和运动在其面孔上留下并探查到了伤痕,都是当今“人造景观”的写照。虽然我不愿就这些自然风景被人造现实更替做急切而又简单的思考与抒情,但我觉得极有必要为这些错综复杂“造像”。我运用简单却严谨手法,客观冷静的视角加上突出的距离感,来触动观者观看并具有多层面的思考,展现出正在深刻变化着的一切:可视的和不可视的,真实的和虚构的,工业的和田园的……画面中这些象征性的符号刺痛人们的警觉,从而再次让人直面生活的真实以及人与社会环境的错位等异化现象。我认为好的作品不是让人愉悦的,而是让人思考,甚至感到焦虑的,暗含有讽刺和荒诞意味的。当代风景不仅仅象征着权力关系,它同时也是文化权力的工具,也许甚至还是权力的手段,不受人的意愿所支配。

  中国当下复杂丰富的现实环境,已经给中国的风景摄影表现潜在的提供了许多“风景”领域的理解,包含风景空间中折射出的象征域、现实域和想象域。当下社会景观成为聚焦的重点,自然景观则退居背后。所谓的自然景观,也因为人们的自私、贪婪和粗暴与自以为是而变得不再“自然”,自然风景正遭受前所未有的破坏,人类求一方净土已是奢望。而那些尚未被触动的自然风景,或者已经被人力染指的风景, 与处在这种激烈变化中的现实景观的丰富性相比,早已“相形见绌”。当代社会与现实景观日趋失序的混沌与巨变,正导致当代景观大步走向一种可称之为“风景的终结”的危机状态。而这些“风景”的视觉表象,实际上令当代中国的“风景摄影”的创作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Copyright © 2002-2011 baidu. 织梦模板 版权所有 Power by 织梦模板 琼ICP备14001732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